日军化装偷袭,陈赓麾下主任牺牲,内疚向刘邓首长检讨

一览的讯 2023-01-28 10:26:20

作者:武陟东旭

1941年除夕夜,近千名八路军战士借着夜色的掩护,悄悄靠近山西武乡县韩壁村。

让人费解的是,他们的身后,竟然跟着数千日伪军(注:日伪军出动人数,说法不一,笔者采用的是2005年09月5日《解放军报》的说法)。

在村口警戒的八路军386旅的哨兵发现有人连忙端起枪,拉上了枪栓,大声问:“什么人?”

“我们是决死队的!”领头的回答。

八路军行军照

1940年,阎锡山跟我军翻脸,决死队4个纵队全部编入八路军序列。

换言之,决死队就是八路军。

因此哨兵没有在意,放松了警惕,手中的枪也垂了下来。

就在这时,几名“八路军”一拥而上,将两名哨兵紧紧抱住,然后恶狠狠用尖刀将他们捅倒在地。

这伙“八路军”为何要带领日伪军靠近八路军386旅驻地?

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先说一说日军跟356旅之间的过节。

八路军386旅是129师的主力旅,也是该师的一把尖刀,由黄埔三杰之一的陈赓率领,副旅长是“少林将军”许世友(后来是陈再道)。

陈赓打仗以稳准狠著称,许世友出征寸草不生,而该旅官兵有六成以上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红军。这支队伍战斗力超强,多次给日伪军以致命打击,有“抗战第一旅”之称。

陈赓(中)

386旅成立之后,多次教训日军,每一仗都打得日军鬼哭狼嚎,怀疑人生。

日军虽然凶狠,但是他们不熟悉地形,最怕伏击,而386旅就专打伏击战,痛打日军。

如“神头岭伏击战”“七亘村伏击战”,以及“香城崮伏击战”,都是386旅的杰作。

仅神头岭一战,386旅就歼灭日寇1500余人,比平型关大捷消灭日军人数还多500人。

386旅战绩辉煌,迅速壮大,到1938年初时,该旅兵力超过7000人,占129师兵力一半还多。

386旅让日军吃尽了苦头,视为心腹之患,他们对这支队伍怕得要死,恨得要命,处心积虑要拔掉这个眼中钉。

日军在操练的时候,还打出“消灭386旅,活捉陈赓”的口号,甚至写上“专打386旅”的标语。

有文章载,日军一个车队曾经遇到一个掉队的八路军战士,一问不是386旅的,竟然放过了这名战士,开着汽车绝尘而去。

日军想消灭386旅,但也只能是痴心妄想,因为该旅神出鬼没,神龙见首不见尾,鬼子也只能空想。

那么,这次日军是如何获得386旅行踪的?

原因不说大家也能猜到:汉奸告密。

陈赓他们来到韩壁村之后,村里一个大地主让他的儿媳妇假装说去娘家,然后到据点向伪军告密。

日军得到消息,欣喜若狂,立即调集驻扎在辽县、沁县、武乡的第36师团、第4独立混成旅团各一部及伪军,共4000多人,气势汹汹向韩壁村扑来。

386旅虽然兵强马壮,但是当时有一个团负责守卫兵工厂,两个团到白晋铁路执行任务,旅部只剩下一个特务连和一个通信连。

为了防止意外,陈赓派18团一个营和772团一部,在韩壁村外3公里外驻扎,负责拱卫旅部。

在村口,陈赓还设立了岗哨,以防万一。

可是日军非常狡猾,他们为了掩人耳目,竟然让前锋穿上了八路军军装,冒充决死队,麻痹了八路军在村口的哨兵。

哨兵被害后,日伪军没有了顾忌,顺利接近386旅旅部驻地。

该村10公里外的王家疙瘩村,就是八路军的军需仓库,大年三十白天,陈赓和八路军指战员搬运军需品,忙了一天,筋疲力尽。

吃过晚饭后,大家倒头便睡,睡得喷香,对迫在眉睫的危险全然不知。

但是无巧不成书,386旅的军务科科长高志普就没有睡着。

他隐约有一种预感,当晚会出事。

因为日军春节“扫荡”是有传统的,因为春节是中国最隆重的节日,人们警惕性不高,这时候偷袭容易得手。

1940年正月初三,新四军就在江都遭到偷袭。

1942年春节,日军偷袭泰安根据地;1943年春节,日军偷袭乐陵根据地;当然这是后话,按下不表。

高志普放心不下,就喊醒同屋里的几个战士,带着枪出来巡察。

还没有走到村口,他们就在黑暗中与一伙人相遇。

借着月色,高志普看到对方穿着我军军装,也放松了警惕。

担任前锋的日军,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,个个精明强干、身手敏捷。

结果他们靠近之后,迅速出手,高志普等人猝不及防,壮烈牺牲。

尽管他们干净利落,还是发出了打斗声,声音惊动了一个人——旅政治部主任苏精诚。

苏精诚

苏精诚1912年出生于福建海澄,在厦门读书期间,就参加了革命,那时候他才15岁。

20岁那年,苏精诚参加了红军,历任红一军团宣传员、敌工科长。

抗战初期,苏精诚和同乡苏静都在林彪麾下,苏静担任115师侦察科长,苏精诚则在115师343旅686团政委。

在此期间,他曾经和团长李天佑、副团长杨勇并肩作战,参加过举世闻名的平型关战役。

不久后,苏精诚调到129师,担任386旅政治部主任。

在当时,八路军跨师调动罕见,除非是闹矛盾了才会如此,因为不是一个“山头”(不是贬义)。

这说明,苏精诚的工作能力确实出色,才会被129师“挖墙脚”。

苏精诚果然身手不凡,工作成绩显著,能力得到旅长陈赓、政委王新亭和副旅长许世友的认可;参谋长周希汉对他更是赞不绝口,两人合作默契。

当天晚上,陈赓旅部住在村东头一个地主家,那是一个二层小楼;苏精诚和政治部机关人员则住在村西边一个农民家里,连院墙都没有。

苏精诚当过敌工科长,职业习惯让他脑子里的那根弦总是绷得紧紧的,就像人们说的,“即使睡觉也睁着一只眼”。

在黎明的黑暗中,苏精诚听到了打斗的动静,他一骨碌起床,快步来到屋后,发现了隐隐约约有日伪军。

他随即叫醒同在一个屋的通信连长顾永武,对他说:“有敌情!快去通知特务连来村口和我一起阻击日军,你带手枪班去保护首长,从东侧的山沟转移。”

然后,苏精诚毫不犹豫,穿着虎皮大衣,快步来到房后的山坡上,他一边拿着一把王八盒子一边向日军开枪,一边故意大声喊道:“同志们,敌人来了,准备战斗!”

日伪军一看,此人穿虎皮大衣,还拿着一把手枪,全都高兴坏了。

还用说吗,他一定是八路军指挥官,拿下有肯定有赏。

因此,日伪军全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,向苏精诚所在的山坡靠近。

苏精诚这样做,目的很明显,那就是故意暴露自己,不惜用牺牲生命来吸引日军的火力,牵制敌人,为战友转移赢得时间。

大家听到喊声和枪声,自然觉醒,迅速投入战斗。

这时候,住在二楼的陈赓,还在酣睡中。

因为陈赓的腿受过伤,做过大手术,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;但是他白天指挥、参与搬运军需品,实在太累了。

加上晚饭后,他又安排工作,办公几个小时,直到半夜时分才上床睡觉。

躺下来之后,他很快入睡,鼾声如雷。

抗战时期,陈赓(左)、周希汉(右)在战斗后合影

尽管凌晨的枪声像爆豆一样,竟然没有将他吵醒。

但是警卫员是小伙子,警惕性非常高,听到枪声之后立即来到首长身边,又是喊又是推,才将陈赓弄醒。

陈赓当时也听见了枪声,但他以为是老百姓过年放鞭炮。

他虽然很困,但是一听说有情况,立即腾地一下翻身下床,跑在警卫员的前面,纵身跳下二楼,从后门冲了出去。

日伪军根据经验,很快判定八路军指挥所在那座高楼。

这里需要解释,为什么我军每到一个地方会在地主家宿营。

首先是因为指挥部人员多,不下几十号人,地主家住房宽敞,可以集中办公。

还有地主房子相对条件好,都有大窗户(百姓家房子的窗子不到50平方厘米),屋里采光好,适合办公。

最后一点,地主家房屋是砖墙(百姓家都是土墙)结构,比较坚固,一旦发生战斗来不及撤退的话,能凭借房屋进行有效抵抗。

因此战斗打响之后,日伪军纷纷来到地主家的高楼,他们以为楼上还有人。

一个汉奸为了抢头功,不顾一切上楼,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。

这时候,一个鬼子也上来了,他弯腰摸了摸被窝,还是热乎乎的,这让他沮丧不已。

陈赓冲向村外的时候,日军的包围圈已经形成,敌人的火力非常密集,压得他们抬不起头。

关键时刻,顾永武带着手枪班的战士来到了,他们抢在前面,向敌人射击,杀出一条血路。

日军一见冲锋者都拿着手枪,立刻判断出有大人物在后面,他们集中火力进行射击。

陈赓一见急眼了,他不顾腿痛,从腰间摸出一颗手榴弹,投向敌群。

警卫战士见状纷纷将手榴弹投出,包围圈被炸出一个口子,陈赓他们趁机向前突围。

可是身后的敌人追了上来,陈赓不得不一边转移,一边返身向敌人射击。

如果两边的敌人缓过气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这时候,突然有人冲着陈赓大声喊道:“首长,你们撤,我掩护。”

陈赓一听声音就知道,是特务连侦察队长朱世卿。

他判断没错,来人正是朱世卿。

原来是顾永武在去旅部的路上,通知了他。

朱世卿机敏过人,他接到通知,没有奔向旅部,而是立即赶向旅部最近的路口,果然遇见了陈赓。

侦察队人不多,武器也是轻武器,但是他们战斗经验丰富,还都是神枪手,堪称是精英中的精英,能够以一当十。

这支“特种部队”的出现,让日伪军乱了阵脚,陈赓他们得以顺利撤离。

撤离村子以后,日伪军紧追不舍,情况依旧危急。

这时候,772团一部在政委张祖谅带领杀了过来。

张祖谅果断将部队一分为二,警戒分队负责牵制敌人,张祖谅亲自则带着陈赓他们突出重围。

张祖谅

张祖谅也是个老红军,无比忠诚,爱兵像爱惜自己的亲人。

突围之后,他听说旅部还有不少干部战士仍旧没有脱离危险,便毫不犹豫率侦察队和一个连返身杀向村里。

经几次往返冲杀,被围人员基本上脱离了危险。(因为表现突出,此战结束一月后,张祖谅被任命为386旅政治部主任)。

需要指出的是,张祖谅救出的人,包括旅政治部主任苏精诚。

苏精诚站在山坡上吸引了敌人的火力,为陈赓转移争取了时间,可是他也成为众矢之的,后来身中数弹,负了重伤。

虽然苏精诚被抢救出去,但最后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壮烈牺牲,年仅29岁。

苏精诚如果活到1955年,应是开国中将。他的同乡苏静是开国中将,就连苏精诚的部下、继任者张祖谅,1955年也授予中将军衔

对于苏精诚的牺牲,陈赓既难过,又内疚,责怪自己一时疏忽,造成了不小损失。

后来,陈赓曾经向129师师长刘邓首长作了深刻检讨。而刘邓首长并没有太多责备,因为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,战场上较量输赢很正常,能吃一堑长一智就是高手。

事实上,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;如果谁说自己是,那一定是骗人的鬼话。

【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欢迎投稿,私信必复】

声明: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联系删除。

12 阅读:768

一览的讯

简介:感谢平台给我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!